更多精彩

曾被死神閃了一下腰

2018-11-04 23:11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清水一碗 閱讀:231

2009年的秋天,對于整個家庭來說,天塌了。

縣醫院懷疑小外甥得了“白血病”,只是建議到大醫院再進行最后的確診。小外甥自小就在家里生養,一如自己的孩子,當時正讀小學四年級,活潑可愛,妹妹只有這么一個男孩,可以說是家里的天,怎能不肝腸寸斷?接到電話以后我連夜從部隊回到家里,那時的父親已經過世,家里把自己當作了主心骨、頂梁柱。那只能聽醫生的,除此還能怎么樣?次日便租了車惶惶不安地向蚌埠市腫瘤醫院奔去,一家人坐在車上竟然沒有話,九歲的孩子對于大難臨頭還沒有什么感知,還不時要求我什么時候帶他去部隊玩。而小妹一個勁地哭,只有姑表不時地安慰著,說不定縣醫院誤診了也有可能。但愿老天開眼,是一場虛驚,我一直這么想,小外甥不會有事的,這么小的年紀,這么多愛他疼他的人,他還沒有迎來屬于自己的青春歲月,還沒有懂得世界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就得此絕癥?想至此處,淚水也是止不住。當蚌埠市腫瘤醫院的醫生拿到縣醫院的化驗單,只妥了一眼便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這小孩命不好”!醫生的話有如晴天霹靂,轟的一家人呆若木雞,小妹當場就癱倒在地,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淚水,明知可能是這種結果,卻又沒法接受殘酷的現實。第一次經歷這塌天的大事,令自己措手不及,不知怎么辦好?好在姑表忙里忙外,經過蚌埠腫瘤醫院全面檢查,小外甥各項指標跟縣醫院檢查的高度吻合,當天就住進了醫院,說是觀察幾天就要開始化療,從此惡夢般的日子壓在一家人的頭上。

雖然對白血病不是很了解,可在一般老百姓的眼里,得了這樣的病就等于宣判了死刑,況且生活在農村,家中根本沒有余錢,一年一年就靠那十幾畝地度日,多虧了親友和村人的無私捐獻,不然真的沒法住院治療。每天醫院都要為小外甥做穿刺化驗,好像從骨頭里抽些許骨髓進行化驗,而每一次做的時候身體呈半圓形蜷縮著不能動,而這樣蜷縮著要求整整六個小時,每一次化療從上午九十點打吊水一直要進行到下午四五點鐘,別說孩子就是成人也受不了,開始小外甥還比較配合,后來就哭喊要求回家,因為他實在受不了了,不僅僅是身體的疼痛,還有不能下床活動的束縛,父母說了也沒用,什么辦法都想盡了,小外甥還是不配合,那情景見了有如剜心一般。一段時間下來,小妹整個人瘦的脫了人形,終日以淚洗面,家里農活全扔了,畢竟小外甥的命重要,兩個人只能輪流陪護著,不時還要往返于家中取些衣物及生活所需,整個秋收二十多畝地全是親友和村里人幫忙收上來的,好在化療了一段時期需要回家休養。再次見到小外甥,蒼白的令人不忍多看,一頭好看的頭發沒有了,光禿禿的腦袋上戴了頂小紅帽,是那么的顯眼卻令人糾心,他想要的游戲機及能當作電視看的小電腦,全部如他所愿都買了,父母盡量滿足他的一切愿望。也許在他的內心世界里,可能認為白血病也像感冒發燒一樣,住了一段時間的院就可以回家了。眼看到了冬天,雪已經下過了兩場。那年的天比往年要冷的多,一個大雪紛飛的夜里,接到外甥突發險情命懸一線的電話。當時雪下的昏天黑地,連車子都租不到,加一倍路費也沒用,主要雪天路滑司機不愿意去,最后還是莊鄰過意不去冒險出的車,心急火燎地趕往蚌埠腫瘤醫院。

原來,小外甥突發險情是有原因的。他爸爸在熬小米粥時,本來醫生說可以放一小片參,他卻一次性放了五六片西洋參進去,認為多放一點也不會有事。哪知小外甥喝了粥以后,鼻口吐血,腦袋上全是鳥蛋大小的水泡,當時已經奄奄一息,嚇的一家人手忙腳亂。小外甥再次接受搶救并繼續住院化療,這漫長的日子不知何時是個盡頭?

轉眼過了春節,家里電話告急要求我回家商議小外甥的事。以為又是小外甥到了危機時刻,原來不是。小妹和她的愛人在治療方面發生了嚴重分歧。她愛人堅持住院治療,小妹堅持出院拿草頭方子吃,小妹沒什么文化,固執起來九頭牛都拉不回來,這不,她愛人急的沒辦法才請一家子坐下來拿個主義。人命關天的事,雖說是小外甥,在生死面前可不敢亂說,誰也不敢決定拿這個主義,以后要是有事誰擔得了這份要命的責任?為了照顧小妹的情緒只能說,治病還得講科學,民間的草藥方子如果真的沒有害處吃吃也無妨,就這樣小妹決絕地帶著小外甥出院了,沒有人能理解她此時更苦的心境。

小外甥開始吃民間的草頭方子,看上去有點像鐵沫子,黑乎乎的東西,既然是祖傳的,當然不會跟你說是什么,只管吃不會有害的。對此肯定半信半疑的,只能委婉告誡小妹說,一旦有情況還是趕緊住院的好。既然不放心,吃了兩劑以后,我與弟弟要求帶小外甥去醫院檢查,這一檢查不要緊,奇跡出現了,各種指標上升了很多,當時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還反復地問醫生,醫生說是機器檢查的還會錯?后來繼續吃那種祖傳的草藥,一個月后再檢查各種指標全部正常,說給鬼聽都不會相信的。小外甥的身體逐漸恢復了,又是滿頭漂亮的頭發,一天到晚與村里的小朋友瘋玩,和以前沒有什么兩樣。一晃九個年頭過去了,小外甥來年就高三畢業了,看著陽光帥氣又懂事的小外甥,曾經與死神擦肩而過,怎不感慨萬千?常常與小妹說起此事,問她那時為什么毅然決定不讓小外甥繼續化療了?小妹的一番話著實令人想不到,她說,她發現那個病區都是收治白血病患者,大到上了年紀的,小到幾個月的,凡是進了那個病區的,等于進了閻王府,據她觀察,活著出來的很少,今天走一個,明天走一個,過兩天又走了一個,看著一個個哭天抹淚的家庭,心里著實受不了,小孩子哪經的起每天七八瓶藥水的折騰,時間久了還能有個好,與其結果一樣還不如想點其它的辦法,走走別的路子,說不定孩子會轉危為安,那時就是這么想的。當然也有人說,小外甥可能是喝了那一碗放了五片西洋參的小米粥后,導致鼻口出血以至于把全身的毒素都逼出了身體致使身體復原;也可能是醫院誤診,本來只是營養不良導致嚴重的貧血卻被當作“白血病”去治,抑或之前因生病打點滴從而導致的藥物性各類指標下降等等。涉及到人的命運,只能說大難不死,至于有沒有后福,那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健康地活著本身就是一種福分!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浙江体彩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