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有一種分手叫婚姻透支

2018-11-01 00:21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清水一碗 閱讀:570

每一次從那扇門前經過,我的心都會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微痛,因為那扇門里有個十歲的小男孩,他可能永遠也站不起來了……

小男孩的爸爸江某,因為過失致人死亡被判緩刑接受監外執行。江某服過兵役,犯罪前是個黨員,長的人五人六很有氣場的那種,不過滑頭的很,好在我服了十八年的兵役,什么樣的鳥沒見過,就他那點“小機靈”逃不過我的眼睛。起初,江某接受教育改造很不老實滿不在乎的樣子,一心想離開轄區外出務工(不允許出轄區),不是家境貧寒就是孩子需要錢治病,老拿孩子說事,說謊跟放屁一樣隨意。見我不是隨便可以打動的人,便要求帶孩子去北京看病。當然孩子如果真的病了,按照法律條文是允許的,不過也擔心江某趁機騙假,不得不留個心眼。正為江某擔心來著,江某的老婆告狀來了,說是江某以帶孩子看病為名到蘇州會相好的去了。私自外出的懲罰就是輕者批評教育,重者給予警告處分,由于江某存在騙假的惡劣行為又念其初犯,只給予書面警告一次,要知道三個警告處分經教育不改的就可以建議收監了。江某意識到自己一年半的刑期,如果再不思悔改,背三個警告處分是非常容易的。自此,江某老實了不少,裝的還像那么回事,再不敢越雷池一步。

就這樣,與江某的家庭漸漸熟悉起來。江某從不與人家長里短,一副自高自傲的樣子,迫于無奈才接受教育改造。據他老婆說,江某在蘇州務工期間與一寡婦長期姘居,每月賺的錢從不交給家里,都花哨在外了。她也不是瞎說,還讓我看了那女的照片,又矮又胖,年紀輕輕的照片卻似老年的慈禧。我說不可能吧,江某一表人才的,眼神是不是太差了。他老婆說是真的,江某也承認,被她現場捉到過,兒子也親眼見過。其實,江某兩口子挺般配的,稱得上男才女貌或女才男貌并不為過,用他老婆的話說,當初就是沖著他當過兵才嫁過來的,哪知是個極不負責的水貨,花心的都有點不辨顏值了。家里新買了樓房,還有小轎車,條件還是不錯的,唯一遺憾就是孩子得了一種很難治愈的怪病,走著走著跌倒了自己爬不起來,類似于肌萎縮腿無力的那種。據北京的專家說,孩子的病目前只能吃藥維持,將來醫學發達了,幸許可以治好。這樣一來,孩子上下學離不開家人接送,江某的老婆只能天天圍著孩子轉,什么事也做不成。即便這樣,江某還是自顧自的瘋。接受矯正期間,江某在當地找了份保安工作,我幾次詐他要去單位進行走訪,而江某有一萬個借口擔心,說是好不容易找個工作,單位同事并不知道自己正在服刑,要是知道了肯定會趕他走,希望管理者為他保密等。其實走訪是假主要是受他老婆之托,說江某狗改不了吃屎又與哪個不三不四的女人同居一起,被村子里的人發現了。不過憑直覺江某干的出來,他就是好那一口的人,這也是教育者所擔心的。可不管怎么旁敲側擊,江某又是保證又是對天發誓,沒有真憑實據也不好處置,只能隔三差五不時提醒和敲打。

為江某家操了不少的心,他老婆每周至少來辦公室一次訴說自己的不幸以及江某的不管不顧,靠她一個人支撐已經快撐不住了。江某離家很近卻不回家,工資還是不愿意交出用于家庭生活開支,她說不是念在孩子份上,早就離婚了。而江某指責是老婆家族遺傳造成的后果,他的說法只是自己偏激的借口,但江某不想離婚,死活不愿意,他希望老婆能在家帶好孩子,卻又不愿意把工作單位告知老婆。在我反復勸說及嚴厲批評下,江某給了老婆一個月的工資三千元。就在那期間,江某老婆懷孕了,江某也很高興。好日子屈指可數,一個周末江某回家取換洗衣服,返回時手機忘帶了,微信不停地響,江某老婆打開一看,全是肉麻的話及烏七八糟的東西,還要給對方買項鏈和戒指,連早餐都送到對方床前,想想也是惱人,日子沒法過了。江某老婆向法院起訴離婚,江某知道后回家是痛哭流涕罵自己不是人,還給老婆跪下來求情,保證自己老老實實做人。老婆被他傷透了心,堅持不讓步,江某一看軟的不行原形畢露又威脅老婆如何如何。當法院傳票寄送到他的家里,江某死活不接,他老婆也沒辦法,希望我們能干涉讓他接收法院傳票。擔心鬧下去再出亂子,于是反過來做江某老婆的工作,既然他有悔改之心,不如信他一回,男子漢能跪下來實屬不易,不看僧面看佛面,主要看孩子,況且又有了身孕。而江某老婆說,她也想好好過,已經相信江某無數回了,膝蓋的皮都不知跪脫了幾層,相信他不如相信一條狗。不過讓她于心不忍的是孩子,女人的心到底軟一些,離婚于是胎死腹中。好日子沒過幾天,江某還是那個熊樣子,甚至比以前更甚,連周末也不回去了,老婆要求帶孩子去北京看病,他只推脫沒空,后來煩了,干脆換了手機號碼,老婆無法聯系了。隨著服刑期滿,江某竟然瞞著老婆以房子抵押了七十萬貸款,私下買了一輛大掛準備搞運輸,最后的一根稻草徹底壓垮了她的婚姻,所有的委屈傾瀉而出,毅然去醫院做了不流,再次向法院起訴離婚,這次很決絕,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江某也沒有再給老婆跪下來,他知道自己的婚姻已經被透支成一個天大的黑洞,只有忠誠、責任和擔當才可以填滿,而江某缺少的偏偏就是這些。

江某走了,留下空空的房子和唯一的兒子,那么絕情,絕情的令人心痛!江某的老婆也走了,走的那么千回百轉依依不舍,不舍中又滿是絕情!只有十歲的男孩平靜地坐在那扇玻璃門后,眼神是那么的無助,無助的不忍多看。小男孩眼睛里有一份期待,他在期待什么呢?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浙江体彩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