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有一種傷害叫愛戀

2018-10-30 21:27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清水一碗 閱讀:378

極為平凡的一個日子,突然接到一個女人的電話,反映自己被我們管理對象(監外執行)那個了,現在懷孕了不管她,還帶點威脅說,準備報警告他強奸。當時就想,能把這種丑事說的跟買把小青菜那么隨意,肯定是個不一般的女人。起初,沒大理她,不用說也是你隨我愿的事,報警只能自討其辱。嘴上說隨便她,電話一掛便叫來因交通肇事罪正接受監外執行的朱某,他家是農村的,并不富裕,未滿三十,卻已是三個孩子的父親,生的五大三粗,挺精神的那種,有點花哨,小孩頭一個,不知道顧家,類似于游手好閑,騎個摩托喜歡追風,幾天就會換個發型,一會染成黃的,一時又焗成紅的,不過,矯正期間表現很好。據朱某說,她認識那個女的已經離婚,有二個孩子,以為成年人在一起也就是玩玩,可她當真了,逼著自己離婚,老婆沒有錯,父母也不會接納她,現在懷孕了,天天逼著我陪著她,寸步不離,離開就要死要活的。還沒來得及找那個女的,自己迫不及待找上門了,并要求給她做主。問她哪里工作也不說,只說自己在城里租房子住,吃穿用度全部由朱某提供,最近老是躲著她,需要見她并跟她回城。我跟女的說,你們結合不現實,雙方五個小孩不說,加上現在懷孕的,一共是六個,憑你們這種生活態度很難養活這么多的小孩,即使能養活將來他們上學就業怎么辦,不能不考慮現實的困難吧。她對思想工作一點不感興趣,就是要求見朱某,見不到人不會走的。

朱某剛進辦公室,女的照臉上就是兩巴掌,朱某還陪著笑臉。兩個人既然都在,試著繼續做工作,女的說一分錢不要,只要求他離婚。我說,你可以問問朱某可愿意娶你,如果他保持沉默那就是你要的答案。無論怎么調解,見她油鹽不進,當然有點生氣,明知朱某是有家室的人,還破壞他的家庭?他老婆有什么錯,你要拆散一個完整的家庭。對無理取鬧者理應不能給予其好臉色。繼而我對女的說,想叫他陪你也可以,把結婚證拿來,不合法的婚姻不受法律保護,對他的老婆也不公平,還有監外執行期間不聽從管教,應建議收監執行,別竹籃打水一場空,聽我說的絕情,女的不再指望給她作主。

從那以后,女的鬧的很兇,甚至每天都在罵朱某的老婆。這樣一來,朱某的老婆受不了,也找到了我,極賢惠的一個人,她哭訴著說,主要念三個小孩可憐,小的還不會走路,不然早就離婚了。我安慰她說,只要朱某不離,女的沒機會。朱某的老婆很聽話,罵也不理那個女的。從朱某老婆的口中才知道,朱某與那個女的是初中同班同學,算是兩情相悅,可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女方父親嫌朱某家窮,死活不同意,胳膊終究擰不過大腿,女的最終嫁到朱某的鄰村去了,要是這樣也就罷了,偏偏結婚的前晚,女的非要見朱某一面,耳鬢廝磨之際被村人撞見,閑言碎語便出去了。可女的一直覺得婚姻不幸福,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一個,看老公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老想著還能與朱某舊夢重圓。事有湊巧,有一次雙方朋友請他們K歌,二人在歌廳不期而遇,女的哭訴,朱某也只能逢場作戲,女的以為朱某舊情未了,回家毅然決然地拋夫棄子離了婚,還說都是為了朱某。朱某先是安慰也多少給些溫存,于是偷偷摸摸起來。可朱某明確對她說不想回到過去,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可女的死活不放手,事情就這樣拖了下來。

隨著朱某解矯日期的臨近,女的發了瘋一樣,生怕朱某這邊一解除矯正那邊就外出務工斷了聯系。有一天,她突然去朱某家把他的身份證及有效證件全部搶了去,朱某和老婆便找我尋求解決辦法。我給那個女的說,放手吧,朱某真的沒什么可留戀的,又懶又沒錢指什么養活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從中調解,朱某也愿意給予一定的補償。不過你必須把身份證送過來,朱某每月必須刷證報到,何況你入室搶人家東西本身就是違法的。女的聽我所說在理便把身份證交了過來。當然我狠狠批評了朱某,行事不應該這么魯莽,自己犯下的錯誤也要有勇氣承擔,不能一味去逃避,問題是解決掉的而不是拖掉的。在朱某解矯的最后一個星期,女的竟然住進朱某家不走了,說是朱某去哪里她就去哪里,嚇得朱某連家也敢不回了,解除矯正的當天下午就外出上海了。女的不知道,他家人也不知道,女的還在那發狠說什么不回來就死在朱某家。后來聽朱某的老婆說,天天在家里要尋死滅活的,一家人被折磨的受不了,最終打聽到朱某的下落,那個女的還是隨朱某去了,自己也想開了,準備放手帶三孩子自己過。再后來朱某加了我的微信說,他說此生就這么過了,他也不想離婚,更不想跟那個女人結婚,也許有一天她倦了自然就走了。聽了朱某的話,我的心漸漸沉重起來,到底是誰錯了呢?其實愛情是有保質期的,過了保質期就不是原來的那個味了,美好的愛情多是若即若離的,而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式的愛戀,只能是一種深深的傷害……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浙江体彩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