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一腔文學韻,秋高氣爽游桂湖

2018-09-16 22:20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蕭月月 閱讀:2402

文學閱讀與寫作,讓自己在理論學習,實踐探索等等方方面面,小心謹慎,亦步亦趨,喁喁而行,為人為文,為一切文叢墨染,醉心文學海洋,泅渡游泳。

這一些些許許,結識了眾多文朋詩友,網絡之中,紅塵中人,閱讀晤接,聆聽侃談,親切交流,林林總總,讓自己,欣欣然間,芝麻開花節節攀升,成為一個能與文學嫁接愛好者,一個被網絡稱作資深網絡作家,敢于在閱讀與寫作過程之中,不啻徜徉快樂幸福碼字匠人。

幾許有年,自己與許多古今中外先人賢圣、哲人巨擎、文壇巨匠、文學中人,進行了諸多閱讀嫁接,心靈對話,了悟殘缺;日常之中,更是與省市區作協和眾多文學網站,許許多多文朋詩友,把文學圣殿,侃得個天花亂墜,云里霧里,達到升天入地境界,“排空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將文學納入了自己生死旅程,生生世世,成為自老婆之外最親至愛。

可戊戌年九月八日今天,自與譚寧君、劉安祥、駱恒、余小曲、何啟華、楊開模、袁紅/卡莎等往昔交流之后,自己又與醉心散文,熱愛散文,矢志文學事業弄潮前輩曹樹清老先生,這個四川省散文學會副會長、中國散文學會會員、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83歲高齡老作家,健步如飛,進行了長達四五個小時旅游觀覽與文學侃談,堪稱自己人生文學盛宴,享譽到“美味佳肴欣然品,文學叢林熱情聊;忘年之交文字游,景觀當是烹飪菜”之受益匪淺,勝讀十年書啊!

鐘樓公交車站下車,自2002年見了幾次與微信侃聊之后,我與他,一眼之間,相互認準了對方,兩雙手,緊緊握在一起,讓忘年之交,友誼深長,相談甚歡,滔滔話語不絕,一瀉千里,不知春夏秋冬。

曹樹清老先生依然如此,個子不高不矮,清瘦健朗,瘦削堅強,眼睛深邃,炯炯有神,一身樸素裝束,一看就是個文化儒雅長者,但卻看不到已達83歲高齡,在四川省散文學會濡墨二十多年癡迷文人。

曹老先生非常健談,有感于新都變化,從街道里巷,霧霾車輛,行人面貌,店商氛圍……城市越修越漂亮,高樓鱗次櫛比,公園廣場林業,公路寬敞通暢;地鐵、高鐵、公交、火車,先進樞紐四通八達;街道整潔干凈,綠化人性建筑;行人文明得體,各安其位,匆促奔忙;店商貨物充裕,客源接踵穿梭……我與他,從不分年齡彼此,他一言,我一語,同感祖國欣欣向榮,日新月異,文學這一大眾化窗囗,必須把握時代脈搏,為時代和社會發展進步謳歌,做一個有心之人,一個服務社會,感恩祖國健康公民,時代吹鼓手,進步階梯繩。

慢慢踱著,蒞臨新都升庵桂湖和新桂湖公園,我們語言更是熱聊不斷,讓話語諄諄,機緣相投,牽纏濡沫,蕩漾在了秋高氣爽陽光之下,和諧而安寧。

靜靜飲馬河水流潺潺,秋水因秋雨泛漲了許多,快要漫過堤岸,兩岸樹木蔥翠碧澄,好像歡迎著所有蒞臨之人,被秋風吹拂,撩去熱量,涼意習習,溫婉宜人,為旅游季節,憑添勃勃生機,引得曹老前輩嘖嘖有聲:“春秋宜人欣然游,秋更勝之妙然處啊!”

我欣然點頭,抬頭向天空看去,太陽光輝,在正午時分,為秋,點染一腔溫熱,但與盛夏迥然不同;藍天有幸,白云悠悠,變幻出五顏六色云彩,裝扮秋意,一派花團錦簇。

邊走邊看,樹木植被接續茂密繁盛,夏花與陽光相誘,嫵媚動人;荷葉田田,荷花旺季雖去,但仍有相當花朵,裊娜地立于荷傘之上,被風一吹,左右搖曳,若美女撩擺裙裙,勾起無限遐想;桂樹枝干秀挺,有一些許已綻出花骨朵兒,估計要不了周把時間,“桂蕊飄香美哉樂土,湖光春色換了人間”,將新展展,亮簇簇,紅白菲艷,暴露于游人們眼眸,成為時尚新穎獨特看點;而荷塘、小橋流水、亭臺樓閣、雕梁畫棟,等等等等,培植明清庭苑與現代交染,古典娉婷美女與現代時尚秀色佳麗,構成了老、新升庵桂湖和森林廣場,別開生面水墨畫卷,在這個時代相映成趣,比翼齊飛景觀,活躍著形形色色人們,穿梭其間,游刃有余,游與行交相輝映,璀璨奪目,蔚為壯觀。

曹老與我置身這樣海洋,我倆就像兩個蒙童小孩,童意萌發,邊聊邊看,邊看邊聊,看到湖荷景觀,透過一排茶肆桌張床凳,陽光照射之下,天含衷情,游船在湖荷穿梭,湖水清澈,漣漪波光,瀲滟粼粼,真有“午霞與船荷齊飛,秋水共長天映色”之美艷,把新桂湖的美,包包裹裹自游人眼眸,“無限秀色漾之秋,江山如畫嬌桂湖”。曹老前輩欣然同意我的見解,他說,“寫作的關鍵就是發現美,將美的賞心悅目,帶給讀者和欣賞朋友,以心靈建構,為我們生活,營構無限魅力。”

是的,我看著曹老,其貌不揚,看他如看他文,語言不乏犀利,但卻平緩,從無說教,總是有一縷清風,文叢字順,清麗淡雅,婉轉旋律,仿如鳥鳴啁啾,齊唱淙淙,把一個老作家為人處事,恬適,淡泊,寧靜,致遠,而他送我之著述,也是清揚醍湖,灌頂于腦,學習不夠,努力探索。

通過新老桂湖游覽,曹老興致勃勃,我們的聊談,穿越文學,暇接地氣,照像,指點迷津,我受益匪淺,他說,“新桂湖以新、奇、時尚取勝,吸引游人觀覽,將快餐文化,濡沫時代特色,如廣場、噴泉、茶肆、酒店包裹;而升庵桂湖,則將古人尚意,包括一個小亭,一個古城墻,一個廊橋,一個樓梯碎步,往往匠心獨具,精巧別致,廊曲回環,曲折蜿蜒,起伏跌宕的坡梯水韻,處理精當,處處皆境,盎然古意蕩漾,賞析之時,還能帶給人們無限想象空間,思之若素,妙不可言。”讓他的侃言,真有明代狀元楊升庵與夫人黃娥韻味,在這樣清風撲面,難怪古人今人詩意勃發,文思泉涌,出口成章,妙語連珠。而且,他不斷將這些攝入鏡頭,記錄點滴,尤其欣慰的是游客之美女帥哥,一個個樂于助人,幫著我們攝下了無數快樂瞬間,令我們一旦調出照片,欣喜之情,難以言表。

在升庵桂湖碑林和展覽樓閣,一個個楊升庵夫婦和眾多文人墨寶、書法碑刻、裝裱字畫、對聯、著作等身,我們看得意韻盎然,樂不思歸,特別是楊家家風、楊升庵、蘇軾、黃庭堅、唐白虎墨寶,眼光之處,恨不手舞足蹈,揮躍臨慕,欣賞之余,點贊慨嘆,古人與今人,在文化傳承方面,真是天上地下,迥然分明,若不拾卻傳承,中華文化之博大精深,將徒有其表,上下五千年歷史,將是傷心之地,難以回還。

寫著這一切,讓我與曹老,在文學與景觀濡沫中烘抬焙烤,熏陶點染之中,不斷地談了許多,更令人驚嘆的新奇,他以83歲高齡,對網絡文學與紙墨傳承,見解獨到,頗多意趣,將楚詞,唐詩,宋詞,元曲,現代詩等等,均從不偏廢,而對于我從事網絡文學創作,也給出了相當勸戒,必須在不廢傳統紙墨之中,網絡與紙墨同步并舉,相得益彰,仿若新老桂湖,應天人合一,二一點綴,為文學別開生面,闖出無限生路,當是后生可幸,散文可幸,文學可幸。

“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云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游著逛著,不知怎么,讓南宋朱熹《觀書有感》詩詞,一下跳入我的腦海,是啊!曹樹清老先生精辟見解,多么與我日常文朋詩友交往,他們所侃所談,均有異曲同工之妙,讓我在游之閑暇,覷向天光,天空太陽分外明亮;地面桂湖景致,或蔭涼遮蔽,樹木蔥蘢,廊閣同映,蓮荷桂蕊,音樂噴泉,蕩槳湖面,清風徐來,一腔舒媛熱血,在游之中,侃之切,握手道別,車喧絕塵,悠悠千絲萬縷,不斷于香城天空大地,飄逸經久繚繞,任我睡之床上,與周公夢縈,如縷青煙般美麗……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浙江体彩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