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仰望太陽

2018-08-31 23:00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雪心 閱讀:1769

(面對太陽,我們不能一味地仰望,而應走出室外,用心感受,追隨,愛情如是,事業如是,生活亦如是。)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love嘴唇蠕動著,默默注視著從窗口射進來的一縷陽光,是那樣的留戀和難以割舍,長又短的一生像閃電劃過上空。無數年來,她一直渴求擁抱太陽般地向往著超越庸常的自我,勇敢地追求理想和轟轟烈烈的愛情,但顧慮和循規蹈矩的框子反緊緊圈住。為了親人和所擁有的,她沒敢動一動地日復一日地重復著同一時間地讓生命一步步滑下坡,陽光散亂了,視線模糊了,雙目漸漸闔閉,與此同時,另一扇人生的大門微微地向她開啟。

生即同床,死也會同墓,望著枕邊倘且懵懂的love,Joe當即想到了酒,是該慶祝一下,暢開大飲了。幾年來,獨自一人面對陰沉沉的房室,除了一室的凌亂還是凌亂。沒有女人的家就不像個家,這還可以忍受,獨處的寂寂常使他靈魂不自覺地戰栗。他需要個伴,需要純靜的love。現在love從前世姍姍而來,這不能不讓Joe暢飲一番。醉意朦朧中,看到love睜開了眼睛。此時的Love神志也清晰起來。環視房間一圈后,目光定格在他臉上,是那樣的陌生而遙遠。前世相守,今世上帝還要安排必須相守嗎?兩行清淚從她青春光澤的臉上緩緩滑過。就是她的美麗,她的憂愁,她永遠捉摸不透的心。讓他曾經的某一時刻怦然心動……

love淡淡地注視著他,下床有條不紊地收拾著房間和臟亂的衣服。

Joe習慣地翻個身,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瞪著房頂出神。

眾多的日子堆砌得整整齊齊,方方正正。love踩著昨日走過的腳印,按時上班、下班。陽光溫溫蘊蘊地普照著大地,遠遠看著自己的房屋。love忽然發現它是如此地破舊,一副搖搖欲墜狀,是經受不住過多風雨的侵襲了。love把濕軟的發霉的心房打開。周圍人群一個個匆匆擦肩而過。莫名的難以釋解的疏離之感悄然上升。“人最可悲的,就是太過于計較付出和得到的均衡,這也是導致人心遙遠的重要原因吧。”like曾經說。

Joe還未回家,不見陽光的室內永遠是陰沉。love扭開所有的燈。打開電腦。《梁祝》鋼琴曲緩緩流淌室內。love斜靠在沙發上,呆呆地望著對面的墻壁出神。沒有窗,只有一扇厚重的門的房間,陽光怎么能照射進來?修補一扇窗會很困難嗎?外面穩重的腳步聲讓love抖動了一下身子,接著是鐵門開啟即而關閉的深厚聲音。“回來了。”Joe看神思迷離的love一眼,不耐煩地“嗯”了一聲,猛地關掉電腦,打開電視。love習慣般地不怨不怒。“Joe,明天是星期天,一塊兒看看我父母吧。”“最近心煩,工作又忙,你自已去吧,代我問好。”

在父母的關愛和憐惜下,一切身外的喜怒哀樂都成了云煙,像一個不想掙扎,不想戲水沒了生存能力的嬰兒,只想在媽媽的搖籃里靜靜地睡,屋外傳來老母親嘮叨的自言自語“這孩子,每次回娘家就是睡,瘦瘦弱弱的,沒嫁時多胖呀。可愛又健談……”

娘家木床上的夢中總再現不盡青春的亮麗。like仍是那件深藍的西裝。一臉的燦爛的笑。她煩躁時,他講述的小趣事能讓她心平氣和,他無窮無盡的笑語配上滑稽的表情、動作,總讓好心胸開暢。在他關注的具有穿透力的深沉目光中,她被解剖得無地自容而又幸福跟感動……聲音讓love飛揚的夢境迅速驚變。“太陽就要落了,love,起床了。該回去了。”是母親責怪的聲音,是在娘家了。love懶懶地睜開朦朧的雙眼,現實現世現景旋風般地讓她怔怔。室內沒有光線。like黑白分明的眼睛仍在陰暗處閃動。

又是黃昏了,是該回到那屬于自己的陰暗小屋了。love若無所思地問:“聽說……like回來過。”love坐起抱住膝試探地問。“沒聽說呀,有時聽別人議論,他在這兒扔了工作跑到上海混得不錯,你怎么一來就問他。”“我們同事時關系不錯嗎。”love把頭俯在膝上,不由自主地陷入往昔,甜甜地,憂憂地。

love站在秋風微微的石砌小路上神思。身后響來輕悄的腳步聲。回頭,like正拿枝隨手采下的野白菊花,陽光的笑,陽光的眸子,陽光的步伐人,像一首陽光的小詩舒展著……

從小就多愁善感的 love漫步在濛濛細雨里,眼前是迷濛的樹木,迷濛的屋舍,迷濛的大地。雨濃縮著生命的精華。像晶瑩惕透的小精靈。純凈著大地。和斜對面迎面而來的like不期而遇。love驚喜地問:“你也喜歡雨嗎?”“它是生命中最迷人最感化人的東西。在它的撫慰中,一切的恩怨情仇都沖進了垃圾堆。只有霧里看花的抽象的含蓄的美,而且深遠得猶如宇宙,誰能不喜歡呢?不管是工作也好,愛情也好,我們都該跳出慣有的思維,勇敢地打破常規,超越外界和自我,只有這樣你才能擁有自己的幸福。而不是一味地等待和退縮。自取死亡地把自己深埋在沒有陽光的地洞里日日渴慕著陽光。不管怎樣,我尊重你的選擇。祝你新婚快樂,還有,我辭了職,明天就去上海。”

他為了心中的堅持,毅然舍棄了所擁有的安逸路,邁向崇山峻嶺、海怒淵深的征途,是那樣的義無反顧,而自己……

“表妹還沒對象?”“唉,讓你姨愁得很。”“愁愁愁!有什么可愁的,還怕嫁不出去?!”love神經錯亂地發作起來。如果不是父母無形愁苦的壓力,不是親戚、朋友的閑言碎語,她怎么會草草把自己逼進無底洞。“你這閨女,要不是你及時,怎么會嫁給Joe,我的眼光沒錯……”“我該回去了。“love突然興味索然地說,并起身走出。一股股涼風破門而入。love不禁連打幾個噴嚏。

Joe正和哥兒們打牌,看到一臉倦容地走進來,微皺一下眉頭,笑著親昵般地說:“回來了。”“嫂子回來了。”“我真嫉妒你。love即通情達理,又善解人意,不像我那位,整個母夜叉。”我將來要娶個像love這樣的就心滿意足了。”

love微笑著聽他們的七嘴八舌。“謝謝大家。今天是周末,好好玩,我比較累,先去休息了。”

love走進里間,拉開燈,關緊門才長舒一口氣。坐到書桌前,《中國古代文學史》幾天前打開的第一頁仍是第一頁。一度癡迷并孜孜以求的寫作至今仍割舍不下。可是,靈感似乎消失殆盡。love從書柜里找出曾經嘔心瀝血的文章,輕輕吹掉上面細微的灰塵。自讀自評著前世曾經晦澀而又不乏多彩的青春。年青時的日子如流水。在一頁頁故事中重溫,包括她和Joe。

她不想為了嫁人而嫁人。他也許不想為了娶人而娶人。她卻作賭注地嫁了人。他也許作賭注地娶了人。新婚之初,也不乏溫馨的回憶。love想一心一意做個好妻子,特別從醫院回來。滿懷著做母親的喜悅,告訴他懷孕的消息時,他竟久久沉思不語。不久,在love下班習慣性沿著那條偏僻小路回家。熟悉的車急速而來,她醒來時眼前是一片雪白。Joe正坐在身旁,雙手緊握她纖弱的蒼白的手。看到她醒來,一臉懊悔地急切地反復解釋。“今天下班早,想到你身體不適,就急匆匆地去接你,本以為你還未下班,誰知……都是我害了你,也害了我自己呀。”

她忽然對眼前這個同床共枕的男人疑惑起來。她永遠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從Joe事后長時間的悔恨和驚慌中,她感到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他為什么這樣做?love搖搖頭,她不想再想了,她把自己全部交給了工作。身心的倦怠常讓她力不從心地乏味。越來越不自信,越來越感到慘敗。她真的成了黑暗中的獨行者,迷茫無助地終結了前世。新人生的起始又怎么是這樣呢?”

“love,開門!”love的身子抖動了一下。已夜深零點了。“睡覺吧,明天還要上班。”Joe掃視室內一圈,摸摸love的頭發,溫和地說。“我想看一會兒書。love看看 Joe渴求的目光,慢慢拿掉他的手,走向書桌。《中國古代文學》仍是第一頁。 love 翻到第二頁,用手撐著頭,呆呆地出神。Joe點燃一根煙,嘴張了張,終究沒發出一聲。

下班了,love賴在辦公室里,讓一天的紛繁慢慢歸入沉寂。剛畢業走向工作崗位的歡歡從外面跳進來。”love姐,還沒回家,是不是等大哥接你呀?”“貧嘴。人都老了,心也早就老了。哪有心情浪漫。”love長嘆一聲,語重心長般地說。“不就才三十歲嗎?大姐,你能不能傳些經。我用學生時代的思維對待社會,對待人生,怎么處處碰壁呢?”歡歡瞬息由暗轉陰。“初涉人世的這種境況是每人所必須經受的歷程。隨著你視野的開闊,生活的磨煉,會慢慢適應的。為了生存,也必須適應。但無論經受什么,都不要喪失自我和對前程的信心。”“你的一席話使我豁然開朗了很多。還有,媽媽整天給我介紹對象,今天和這個見面,明天和那個見面。我都煩死了。我總認為,與其稀里糊涂地嫁出去,還不如不嫁。”這是自己曾經的影子嗎?怎么走著走著走到有家沒有愛有工作沒動力有理想沒處突破的死胡同。“love姐,你在想什么?”“我在想,如果……如果你把握不住幸福。如果你不想跳進汪洋大海,還是不要放棄自己的堅持的好。人生幾何?什么都可以違背,千萬不能違背自己的心。”“love姐,你和大哥吵過架嗎?”“沒有。”love把目光移向別處。深邃的眼眸幽閃著。“但是,沒有吵架的夫妻不一定是幸福的夫妻。”歡歡探究地思忖著。“不要刨根問底什么,你會慢慢明白的。該回家了,有些事情是我們永遠無法逃避的。只能勇敢地選擇面對。” 外面夕陽正嬌艷。love緩緩站起。這話是對歡歡說,好像又是對自己說。

大自然中的空氣總是無規則流動著,風輕爽地吹著。love感到頭腦清爽了許多。like的舉手投足,喜怒哀樂穿過時空飄然而來。久違的心神靈秀的感覺悄然上升,詩情畫意般的靈感跳出:

當我把今夕的晚霞儲存盡的時候,

我的心已在水里漂浮了那么久,

輕輕地,輕輕地,

載著你,

看你用盡平生的智慧飛,

卻總難脫離我體地忽高忽低,

毫無怨言嗎?

命運之水還是把你濕貼我體……

到家,Joe正斜靠在沙發上看電視。love走進里間。關門拉開燈。讓室內有點亮光。撲到床上用被子蒙緊頭,把自己深埋在沒有任何思維的寂寥中,不知何時,屋里響起震耳欲聾的腳步聲,即而被子被掀起。Joe裹著一身酒氣靠近躺下。love用力推開他,坐起用手環緊雙漆。Joe一動不動地盯著love的背。“前世你不是這樣的,是不是陰陽相隔時對我陌生了?”“Joe,我感到我們應該好好談談了。”love把話題轉移開。“說吧。”Joe一副耳恭聽狀。“近一段時間我一直反復回憶著思索我們從結合到現在所發生的大小事情,我總覺得我們的婚姻是個很大的錯誤。你應該找一個對你百依百順全心全意為你的好妻子。而我不是。只是自私地恍惚著我的恍惚,我對你來說,除了一個妻子的合法位置可謂是一無所是,所以,我請求你放手吧。”“我放手?好像我成天用繩子捆綁著你似的。我們結合是我情你愿,用錯誤一代而過是不是牽強?現在你不需要我了,我可離不開你。離不開這個有你氣息的家,越是不屬于我的,我越喜歡,越舍不得丟手。總感覺那才是最好的。就像這屋里的床椅桌凳,它們屬于我,任我為所欲為,可我總感覺它們特別不順眼,所以你還是死掉這顆心,安心做我的老婆。至于孩子,也如床凳,要不然我不會……”“你不會什么?你是不是心里變態?”“你怎么想隨你。我累了,要休息了。你也早些休息吧。”Joe翻個身,拉過被子閉上眼。明知道一切,何必還要他親口證實呢。love瑟瑟發抖著。

第二天,love踩棉花般地上班。歡歡迎面走來,仍舊笑盈盈地:“love姐,聽說我們單位要正式載員了……你的眼圈怎么黑了?”她定睛看了看love的眼睛,吃驚地關切地問。“昨晚看書過了癮,一夜無眠,真要減員了?”“聽小道消息這樣說,不管怎樣,以后我們要有心理準備。”

過了酷暑是寒冬。第一場雪飄落下來,私下傳了許久的減員也終于正式宣布。love是其中之一。沒必要問為什么。Joe和單位主要領導是老同窗,鐵哥們,私下找她談話說,Joe說你身體不好,又不指望你養家糊口,想讓你在家安息調養,少花些精力。

love踉踉蹌蹌地頂著風雪到家。母親竟坐在沙發上。“love,天冷得很,想你這兒沒棉襖,我給你訂做件拿過來了。試試合適不合適。”love看著母親充滿皺紋的慈愛的臉龐。又看著鮮紅色的棉襖,情緒像開閘的洪水,決堤洶涌著。“媽……肯定合適,不用試了。”love嗚咽著伏在母親馱背的肩頭,嗚咽成泣。“怎么了?和Joe吵架了?看剛才Joe出去買菜的樣子不像呀。”“沒什么。這么長時間沒見你,只是歡喜。”love努力抑制住自己。“還像個孩子。對了,你原先那位叫like的同事回來了。還到我們家送給你個禮物。很精致的,但不像新的,我拿來了。”耀眼的血紅心風鈴像一個個同一的活蹦亂跳的心。love剛止的淚急速而下。那是流行做風鈴的年代,學生時代的love喜歡用紅色做心形的風鈴。參加工作后,love把其中的一個放在辦公桌上,一直默默關注她的like注視著她細微的變化,在一個夕陽如血的時辰,like懇求地拿去了。“他……他走了嗎?”“呆了兩天就走了。”“誰走了?”Joe提著一兜兜熟食走進來。“沒什么,我正和like閑聊。”“哦,知道你心情不好,順便買些熟食方便你做飯……眼紅了,怎么?哭了?該不會為我吧?千萬不要向娘訴苦喲。”love看著母親欣慰的笑容。欲言又止。“我太累了,真的堅持不住了,今晚你們想吃什么就做些吧。我不餓,要休息了。”“去吧。去吧。我今晚就不走了,還像年少那樣任性。Joe,你可多擔當著她。”

love拿著風鈴走進里間。關上門,把風鈴緊緊貼在胸口,癱瘓地上,淚再一次奔涌而出。like深沉的憂慮的目光刺穿過來。好像在問:“love,無數年來我一直在默默地關注著你,想望著你,祝福著你。可是,你快樂嗎?Joe懂得如何愛你嗎?到我這兒來吧……”“like……like……等等我,再等等我……”“love,love,上班就要遲到了,還不快起床。”love在母親的呼喚聲中費力地睜開眼睛。外面刺目的白雪,屋里映襯得格外的白亮,母親也映襯白了的臉正焦急地盯著自己。知道自己做了一個夢,和現實大相徑庭的夢。“Joe上班了嗎?”“早走了,你不上班嗎?”“我……我們單位放了兩天假,我的風鈴呢?”love急切地尋求著。“Joe昨晚翻看不小心掉在地上摔壞了,就隨手扔掉了。說今天再給你買個好的。”love心胸起伏著,嘴唇發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聲吼道:“我受不了啦,他這就是對我的愛。”“還是脾氣壞。不就一個風鈴嗎?他不是要給你買個好的嗎?”“那用錢買得到嗎?”

撕心裂肺地發作后,love疲憊地昏昏睡去。所有的疼痛、愁苦都慢慢退卻前世。剩下的只是窗明凈幾的屋舍,永恒的溫馨家園。那里有她,有like……

醒了夢,夢了醒,現實了幻覺,幻覺了現實。love躺在床上不吃不動地昏沉兩天清醒后,感到頭腦從未有過的清醒。母親還坐在老位置,以同樣的姿態關注著女兒。但是她累了,似乎睡著了。Joe坐在書桌前,沉思般地抽著煙。“love,你醒了,我和Joe就要送你到醫院了。我聽Joe說了,他從朋友那里得知你下崗了。這有什么呢?家里又不缺錢,上班不上班又怎樣?要想開些。”

母親回家了,室內仍是陰沉的寒風凜冽的死般的墓穴。love找到紅風鈴的殘容,小心疑疑地珍藏在筆記本的抽屜里。Joe買回的風鈴每天發著刺耳的響聲,常讓love莫名地驚怵。也常常在Joe上班后,坐在室外的墻角邊,細數手心的紋路。看雪一點點融化。感受著陽光漸漸溫暖。冬天近尾聲了。春芽整裝待發了。love常夢游般地到火車站。望著到上海的列車出神。久久舍不得離去。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love忽然領悟般地收拾好筆記本和紅風鈴奔向火車站。

love風塵仆仆地站在like在上海的公司門口,久久徘徊不定,太陽東升又西沉了。公司上班了下班又上班又下班了,沒有like的身影。門口的保安終于按捺不住,走過來問:“小姐,你找誰?”“我……找like。”“他早去世了。就在回家歸來的第二天。”

斷線的風箏蕩蕩悠悠地飄浮半空,仿佛就是昨天,是前世,又是今世,而人已世世阻隔。陽陽兩地。陰陰兩地。誰知再相遇幾度春。

猜你喜歡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浙江体彩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