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地球的另一個你

2017-02-06 17:23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龍貓 閱讀:29300

                                                                            01
  我坐在巴黎一家咖啡廳靠窗的位置,來這家咖啡廳大多是情侶,因為這位置很好,能看得見巴黎那座帶有神秘又神圣的鐵塔,店名也很有意思“Another of the earth you 地球的另一個你”。

  我好奇問店里的老板,為什么取這么有意思的名字?老板的回答讓我有些驚訝,他說這家咖啡廳并不是自己的,他只是幫別人看著,真正的老板上一個月回中國了,他說要尋找一個夢里的女孩。

  老板聳了聳肩表示不理解,然后問我相信夢里有個你一直在尋找的人嗎?我對他只是笑了笑,轉頭望著巴黎的鐵塔,天空飄起了鵝毛小雪。

  我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在路上走著走著,突然會回過頭去,總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好像在尋找著某一個人,然而后邊什么也沒有,凝視了很久,輕輕嘆了一口氣繼續向前走。

 夢里也經常出現同一個人,明明記得他的樣子,醒來下一秒鐘卻又不記得了,一次兩次還好,連續半年都如此,暑假時我跑回了老家。

  “外祖母,你說我是不是生病了?為什么會做那么奇怪的夢?”我苦惱的皺著眉,外祖母卻哈哈哈大笑,讓人摸不著頭腦。

  “丫頭,你相信世界有一種很奇妙的引力嗎?它能使兩個陌生的人,讓他們靈魂產生共鳴,產生的共鳴越濃烈,那表示你們都在尋找著對方,或許某一天你們就相遇了,相反如果你沒把這事放在心上,他也沒把這事放心上,那你們的共鳴就越來越淡,最后斷了聯系,各自有著各自的生活。”外祖母用手掌摩擦著她的拐杖,混濁的眼睛有著莫名情緒。

  “我還是不懂...”我撓了撓后腦勺,外祖母講的話越來越深奧了。

 “呵呵呵...沒關系,你只要知道你沒生病,而夢里的那個人,就是你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他也同樣尋找著你,那就足夠了。”外祖母沒再多解釋,起身走出了大廳。

  “那個人是男的還是女的啊?”我屁顛屁顛跟在外祖母后面,嘴里還嚼著青葡萄。

  “丫頭,這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你夢里的那個人是長什么樣的,你比我更清楚吧?雖然你記不清的樣貌,但輪廓形態你還是記得吧?”外祖母轉過身用食指點了點我的腦袋,看見我這吃樣,不禁撲哧笑了出來。

  老家的風景特別美,山清水秀,鳥語花香,不像城里到處車水馬龍,空氣質量差,所以一到寒暑假我都往老家跑。

  旁晚時分我爬上小山坡,坐在一棵樹杈上看夕陽,我是家里的獨生子女,爸媽平時工作很忙,我總是覺得孤獨,自從夢里總出現那個男孩,我突然像找到了一個伴,現實中做不到的事,就在夢里做吧。

 你信不信在地球另一邊,有個你一直在尋找的人,他也同樣尋找著你?
02
 我的夢有些稀奇古怪,是個充滿魔幻的世界,例如僵尸、妖魔鬼怪、空中飛人、火山爆發、宇宙空間等,只有說不出來的,沒有想象不到的,我曾一度認為所有人都會做這樣的夢,直到上了高中、大學,才明白并非如此。

  我在夢里曾無數次問他:”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他的身影漸漸模糊,直到最后消失不見,我從夢中醒來,望著窗外的晨光,心里五味雜陳。

  上大學的時候,家里發生了變故,我輟學了一年,他也仿佛消失在我的世界一般,再也沒出現過在我的夢中。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有些不習慣,從夢中醒來,發現枕頭都是濕的,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幾乎不記得有這么一個人,曾經出現過在我夢里。

  大二寒假的時候我再次回到老家,外祖母前年去世了,她的靈位擺在大廳正門,一進門就能看見她的黑白照,她和藹可親的面容清晰可見,時間真是一把殺豬刀。

 我住在外祖母的房間,她的房間整潔干凈,她常用的拐杖放在角落,她臨走時對舅舅說希望這拐杖不要與她一起火化或丟掉,舅舅便把外祖母的拐杖擱在老家。

 外祖母的東西很多都被清理了,我解衣入睡時不小心把手機摔在了地上,我彎腰要拿起來,發現床底下有一個鐵盒子,我好奇的彎下身把鐵盒子拿了出來。

 鐵盒子鋪滿了灰塵,這是外祖母那時代的鐵盒子,上面刻有牡丹花紋,鐵盒子有些沉,不過這鐵盒子并沒有上鎖。

 我打開鐵盒子,里面有一本有些泛黃的本子和一些首飾,外祖母年輕的時候是個知青,后來不知什么原因嫁給了外祖父,外祖父只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也沒讀過多少書,娶了個有知識有文化的媳婦,能說不高興嗎?

 在我記憶里,外祖父和外祖母相處模式有些奇怪,至于怎么奇怪我也說不清楚,外祖母對我們是和藹可親的樣子,對外祖父卻是及其冷淡。

 打開本子的第一頁,上面記載的是1959年,外祖母剛滿17歲,在一個縣城教書,這天她騎著一輛破舊的自行車,慢悠悠往學校騎去,然而一個熟悉的背影讓她愣住了,無論身影輪廓都和夢里的一模一樣,她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使勁揉了揉眼睛。

 背對她的青年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回過頭與外祖母對視,那一刻他們擦出了火花,一致認為他/她就是自己夢中要尋找的人。

  翻開第二頁,發現中間被撕掉了很多頁,直接記載1960年,外祖母在火車站為他送行,望著火車漸行漸遠,外祖母忍不住蹲下身子哭了,這一別便是永不相見。

  后面都是記載外祖母如何如何想念他,后來又嫁給外祖父,后面便是空白一片,弄得我一頭霧水。

 在最后一頁,外祖母還寫了一段話:世界有一種很奇妙的引力,它能使兩個陌生的人,讓他們靈魂產生共鳴,產生的共鳴越濃烈,那表示都在尋找著對方,或許某一天會相遇,相反如果沒把這事放在心上,他也沒把這事放心上,那靈魂的共鳴就越來越淡,最后斷了聯系,各自有著各自的生活。

 那晚又夢到了他,他問我怎么了?為何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夢到我,我并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凝視著他,問他相信在地球的某個角落,有個你一直在尋找的人嗎?比如我和他?
 

#p#分頁標題#e#

03
 大學時我本來選的是金融專業,外祖母那本日記觸發了我,大三時毅然而然選擇攝影專業,當時很多人不理解,好好的金融專業為何要換?攝影雖然算不上是個冷門專業,但畢業后不好找工作,投資也高。

 只有我心里清楚,攝影可以滿世界跑,不用被固定在一個區域,或許某一天會與他相遇。

 我的攝影生涯就此展開,畢業后去了紐約視覺藝術學院留學深造,三年后回國,如今在上海一家時尚攝影工作室擔當資深攝影師,公司除了接觸時尚雜志封面拍攝,也接觸世界各地風景拍攝基地。

 下著雪的巴黎很美,我拿出相機透過玻璃拍下了雪中巴黎鐵塔,在附近相館把相片洗了出來,在背面寫了一行字,拜托店主如果那人回來了,把這張照片交給對方。

 在巴黎逗留了一星期后,在進入機場安檢門時,回頭張望,茫茫人海似乎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轉眼間又消失不見了,我甩了甩頭讓自己清醒。

 在飛機上我瞇著眼休息了一會,不曾想自己竟然睡著了,我夢到他對露出淺淺的笑容,我伸手想觸摸他,卻觸摸到又軟又溫和的東西,我一激靈睜開了眼睛,發現我竟然把手伸到坐在我旁邊一位帥哥臉上,我把手抽了回來,真想找個地洞轉進去,丟臉丟到家了,我只覺得臉火辣辣的燙,趕忙跟對方賠不是。

 對方倒沒有太在意,我倆就聊了起來,然后彼此互相留下聯系方式,回到上海我又開始忙碌起來,把巴黎的事拋在了腦后,或許那咖啡廳只是巧合而已。

 陳響經常來我公司找我,他就是我在飛機上烏龍事件的受害者,陳響是上海本地人,性格開朗陽光,人長得也俊朗,對我十分的照顧,每晚下班他就在公司樓下等我,同事起哄我倆在一起,我只是一笑而過。

 七夕節的時候,陳響帶我到東方明珠塔下,這里很熱鬧,許多都是成雙成對的戀人,我望著他們的背影有些羨慕,在大學到出國不是沒人追,只是我的心都系在夢中的那個他,拒接了身邊的追求者。

 上海的夜晚很漂亮,五顏六色的霓虹燈映出上海的繁華,在我望著東方明珠發呆的時候,突然一陣漂亮的煙火照亮了整個天空,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見一群人圍了過來,他們手上舉著發光字,”小靈,我愛你“”小靈,做我女朋友好不好?“等等字樣!

 人群中有我熟悉的人,也有些我不認識的人,陳響手里捧著一大束玫瑰單膝跪在地上,他的眼睛閃爍著亮光:”小靈,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我看著他真誠炙熱的目光,心里感動不已,眼眶微紅,聲音有些哽咽:”好!“

 我的初戀就這么開始了,有時候等一個人也會累的,或許我累了,不想等也不想找了,找了那么多年依舊沒有結果,只當他是一場青春的夢。

 我和陳響在一起后,他再也不曾出現在我的夢里,我漸漸淡忘這個人,或許我會像外祖母與另一個人結婚生子。

 我和陳響交往了兩年,兩人計劃著十月份結婚,婚期的前一個月,公司派我去了一趟愛琴海,回來后便放我假期。

 愛琴海位于希臘半島和小亞細亞半島之間,屬地中海的一部分。愛琴海風光秀麗,島嶼眾多,建筑以白色為主,式樣古拙,是眾多情侶最佳圣地。

 我們在米克諾斯島落腳,跟我一起來是個小女孩,她剛從學校畢業出來,有一張可愛的小臉,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笑起來有兩個好看的酒窩。

 我問米雅為何選攝影專業,她說想把世界最美好的瞬間記錄下來,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滿是欣喜和憧憬。

#p#分頁標題#e#

04
 如果不是那張雪中巴黎鐵塔的照片,我想或許已經和陳響結婚了,其實我明白,自己并不愛陳響,只是累了,不想等不想找了,就這么將就也好,找一個我愛的,不如找一個愛我的。

 在愛琴海呆了一星期,拍攝的任務也完成了,準備明天就回去,米雅這小姑娘突然跑過來,說想逛逛愛琴海,不然來一趟愛琴海不去逛逛太可惜了,看她通紅的小臉蛋,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心里一軟答應了下來。

 我與陳響通完視頻,只留了一盞臺燈就睡覺了,我夢見自己站在米克諾斯島的大風車下,手里拿著相機拍著大風車,我身后是個觀景臺,觀景臺下邊是海。

 我一拍照就會全神貫注,完全忘了自己現在站的位置,為了拍得更美,往后退了好幾步,猛然發現自己踩了個空,一回頭自己竟然踏出了觀景臺,我整個人往下落,我閉上眼睛等待上天的召喚。

 突然一只手拉住了我,另一只手摟著我的腰,一個跳躍回到了觀景臺,我睜開眼,一張熟悉的臉映入眼簾,是他,記憶如潮水般灌入我的腦海。

 “謝..謝謝...”我怦然心動,熟悉的溫度,熟悉的懷抱,熟悉的面容,都讓我舍不得放開。

 他沒有開口,只是怔怔地看著我,那眸子有說不出道不清的情緒,他放開了我,伸手撫摸著我的臉頰,俯身在我耳旁低語了一句:“你過得還好嗎?”

 你過的還好嗎?這句話在我心里反復的琢磨,我想開口又不知道該說什么,他對我露出淺淺的笑容,身影漸漸模糊,我只覺得心中很難受,伸手想捉住他,卻捉了一個空。

 一道刺眼帶著溫和的陽光透過窗簾的裂縫溜了進來,我從夢中醒了過來,枕頭再次濕了,兩年了,兩年不曾夢見過他了。

 我打開房門,見米雅也起來了,她一身淡藍色的裙子,配上半蕾絲的外套,整個人顯得清純可愛,她見我醒了,熱絡的打招呼。

 我也隨便套了一件衣服,帶上相機出了門,米雅一路上吱吱喳喳像個小麻雀,我只能洗耳恭聽,約走了一個多小時,我和米雅都有些累了,打算找個地方歇會,米雅像發現新大陸般指著前面一家咖啡廳。

 “靈姐,前面有家咖啡廳,店名好特別哦,Another of the earth you 地球的另一個你!”

 我順著米雅指的方向望了過去,心怦怦跳個不停,地球的另一個你?我帶著忐忑的心情走了進去,店里沒什么人,出來接待我們的是一個金發美女,她對我們熱切招呼著,問我們想喝什么?

 我愣在了原地,雙眼直勾勾盯著掛在墻上一張放大的照片,那是雪中巴黎鐵塔的照片,下面有一行用中文寫的字:世界有一種很奇妙的引力,它能使兩個陌生的人,讓他們靈魂產生共鳴,產生的共鳴越濃烈,那表示彼此都在尋找著對方,或許某一天你們就相遇了,你相信在地球的某個角落,有個你一直在尋找的人嗎?

  我忙問金發美女知道這張照片是誰放在這里的嗎?這咖啡店的老板是否是個中國人,而且在巴黎也有一家?

  金發美女連連稱奇,問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沒有解釋,只是問有沒有對方的聯系方式,金發美女搖了搖頭,她只是負責打理店面,聯系她的人是個法國人,不過一年前就聯系不上那個法國人了,金發美女打算把這家咖啡廳轉讓。
 

#p#分頁標題#e#

05
 我買下了這家咖啡廳,辭去了上海的工作,至于陳響,我對他特別的內疚,我沒有顏面去見陳響,只是給他發了一條短信,然后把手機卡給換了,任何人也聯系不上我。

 我去過巴黎那家咖啡廳,咖啡廳早就被轉讓了,至于原因店主也不知道,與他接手的人,他也聯系不上。

 時間一晃眼又過了三年,我的咖啡廳生意越來越起色,我也把店的規模擴大了不少,來這里喝咖啡或來歇息的人,臨走時我會給他們拍一張愛琴海大風車的照片,背面用明信片方式寫上一段話,再把咖啡店名放上去,免費贈送給他們。

 這當然挺耗費人力,店里有三名店員,他們負責店面管理,而我負責給他們拍照,然后放在電腦上,電腦本來就有模板,只要把相片放上去洗出來就好了,游客們一般是先幫他們拍照后再點咖啡,相片洗出來后他們也剛好喝完了咖啡或歇息夠了,便可帶走他們的明信片。

 三年來我沒再夢過他了,他仿佛從我的世界消失一般,就像外祖母說的,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他或許已成家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固執什么,或許放不下那段青春的夢,我是不是很傻?

 這天上午艷陽高照,下午卻下起了蒙蒙細雨,下雨的愛琴海像蒙上一層薄薄的面紗,帶著朦朧的美。

 有些游客忘了帶傘,就到我的咖啡店避雨,很多人都問我咖啡店名字很有趣,于是我把我和他的故事講給了他們聽,他們聽得津津有味,只當是個故事,現實不可能有的,店主或許為了讓咖啡廳有氣氛,才編造這么一個故事,我只是笑了笑,并沒有解釋。

 雨越來越大,又跑進來一個人,他穿著一身白色的休閑服,個子高挑,頭發滴著水,背對著我,旁邊還有個女孩子,女孩子頭發微卷,身材火辣性感,一只手勾著男子的臂彎,另一只整理著衣服。

 這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讓我整人顫了一下,一顆平靜的心再次波濤洶涌,但見到旁邊女孩子和他曖昧的姿勢,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躲進了儲物間,靠著墻壁閉上眼睛讓自己平靜。

 男子一進來就被墻上的照片吸引,那是一張雪中巴黎鐵塔,上面有一排字,他整個人呆愣在那里,覺得似曾相識。

 四年前一場意外,讓他昏迷了一年,三年前醒來,可他總覺得忘記了什么,他絞盡腦汁回憶了一遍所有的事,依舊沒什么發現。

 這次他和表妹來愛琴海是參加婚禮的,婚禮是在明天,今天打算跟表妹逛逛愛琴海,感受一下愛琴海的風情,卻不曾想上午天氣很好,下午就下起雨來,見前面一家咖啡廳很多人進去避雨,也跑了過去。

 因為下雨的緣故沒注意咖啡廳的名字,Another of the earth you 地球的另一個你,這不是他曾經開的咖啡廳嗎?沒想到四年過去了還在這里。

 我平靜了心情走了出來,見他愣在門口盯著墻壁上的畫走神,他還記得嗎?或許不記得了吧...

 我走了過去,禮貌的開口:“先生,您好,歡迎您光臨Another of the earth you,請問需要點什么嗎?”

 他注意到了我,對我微微點了點頭,要了兩杯拿鐵咖啡,我轉身準備去煮咖啡,他叫住了我。

 “沒想到這店還在,你是店主嗎?”他的神韻和夢中一模一樣,讓我有些恍惚,似乎又夢到了他的感覺。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他見我走神,有些關切的問道,我只是露出淺淺的笑,轉身離開了,弄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嘿,這位姐姐,你還記得我嗎?我上次有來過這家店哦,就是去年...”一個短發的小姑娘,紅撲撲的臉蛋,矮小的個子,一身有點類似學生裝,我望了這小姑娘一眼,想起去年確實來過個小姑娘,不過那時候她是長發。

 “嗯,又來愛琴海玩了?”我對她挺有好感的,其一我們都是中國人,其二這小姑娘嘴巴甜,又活潑可愛。

 “對啊,我還帶了幾個同學一起來,上次你講的故事好好聽,我講的不夠生動,我的同學想聽,你能不能再講一次?”她指了指后排幾個圍在一起學生,那群學生對我露出禮貌的笑容。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小姑娘,最終點了點頭。

 咖啡廳優美的輕音樂緩緩響起,我拿著麥克風用英文講訴了這個故事,咖啡廳在座的人都來自世界各地,這里普遍用英文,這個故事我三年來重復了不知道多少遍,如今再講一遍心情卻特別復雜。

 “從那以后,他仿佛就消失在我的世界一般,不曾出現在我的夢里,或許他已經結婚了,這注定我們是有緣無分的結果,你們相信自己其實也有過我這樣的經歷嗎?兩個明明是陌生人,卻產生了靈魂的共鳴,這是我在巴黎拍攝的照片,那時如果我愿意多逗留幾日,或許就不會錯過了...”我指著墻上的照片,說著說著眼眶紅了,淚水不聽使喚落了下來。

 “我相信這個故事是真的,Another of the earth you 地球的另一個你”他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抹掉我的眼淚,把我摟進了懷里。

  這再熟悉過的懷抱,此刻真實出現在我的世界,好再我并沒有放棄等待尋找,終于等到夢中的你了!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浙江体彩飞鱼